分类目录归档:自愚乐

愈来愈愚昧而快乐的生活

比荒诞更荒诞的真实

“我是靠劳动致富,用智慧发家。我自信平生没有干过亏心事。可是像我这样一个善良的人,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大好人,竟被他们五花大绑着,推到桥头上,枪毙了!”

“被斗争被清算被扫地出门被砸了狗头的地主村村皆有,屯屯不虚,普天之下,千百万数,难道这些人都做了恶事遭此报应不成?”

莫言《生死疲劳》,借驴、牛、猪、狗、猴这些畜生的眼看从1950年到2000年中国这50年的历史发展,用畜生的嘴说身在其中的遭遇,看似幽默,实则真实。在荒诞的社会,只有比荒诞更荒诞才是真实,因为在荒诞的现实中,人活着都像是畜生。但我还是不喜欢莫言的小说。无关好坏,就是不喜欢那种方言的审美的文字,就像不喜欢榴莲的人不是因为榴莲不好。《生死疲劳》应该会是我看的最后一本莫言作品。

王朔出新书了。但没兴趣读。销量超过100万册的余华新作《文城》,我也提不起兴趣。从宣传感觉都是在把自己的冷饭炒成畅销书。这会不会也是这么多中国人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那么少的原因之一?

淘到葛康俞《据几曾看》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9年版旧书两本,八九成新。书中9万余字,手稿影印,全部工楷自书,今之人已不可复为之;著录作品190余件,今半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可惜葛先生40出头就走了,不然声名成就不在徐邦达、启功等人之下。一本自留慢慢翻读,一本等开学送给学堂的曙光老师共赏。

自编教材《三近斋摭录乙编卷一(处暑至大寒古诗词五十首)》,编了一半,至少还需要两天才能基本完成。又起心再编一本《三近斋摭录丙编卷一(成语、词语百则)》,估计这个就真的力不从心了。

花卷自学课,今天讲杜甫的《石壕吏》。想把《三吏三别》一并顺着讲了,花卷不想,随她了。

风骚

早上去妇幼保健院给花卷复查视力,度数没有大幅变化,好消息。去都司路“花溪王记”嗦面。这是每年复查视力后的保留项目,粉面还是那个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倒是肉饼里的肉少了,味道不如去年了。

晚上撸串为庆祝早上的检查好消息,没上课,但一路上花卷告诉我她的学习计划,很是欣慰。

晚上,老婆孩子都睡下后,校订完成下学期在中学的自编教材《三近斋摭录甲编卷一》。十六个主题单元共7.1万字,较上一版本删了6000字,但增加了高中课本中《屈原列传》节选和《离骚》节选。内容上做了调整,第十二个主题就从“风雅颂”更名为“风骚”了。我觉得我可能编不动“乙编”教材了。

生死疲劳

今天盂兰盆节,月明且亮,甚至可以说“耀眼”。想起李白的《古朗月行》,可惜课本里“小时不识月,呼作白玉盘。又疑瑶台镜,飞在青云端。”只是这首诗的四分之一,误导了学生认为课本上的是全诗。

最近三天,即便是在这样的乡下地方,晚上焚烧香烛的烟雾也很浓重,好不容易才舒畅的鼻咽,鼻炎和咽炎又给熏发作了。

橘猫走了又来,这一个月在后院空调格子里下了五只小猫。但因为花卷爷爷今天中午拿取农具时破坏了它的窝,就把四只小猫都叼走,搬家了,只留下那只被爷爷捉过的。花卷她姑妈来吃晚饭,顺便把小猫带过去养,花卷和弟弟送小猫过去,回来晚了,今晚就没上课。晚上橘猫回来,在院子里叫了几声就走了。花卷奶奶说这只猫好记仇,动一动它的窝就要搬走。我说猫应该没有这个想法,它只是动物的本能,窝被破坏了,没有安全感,只好跑路。

昨天完成新学期中学三个年级自编教材,脑子快烧到一片空白,需要换个阅读口味来换脑子。突然想看看莫言的《生死疲劳》,就请也闲书局帮我发了一本来,今早收到。今晚的枕边书就是这本了。我不喜欢莫言,但觉得好歹是首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中国籍作家,再给人家一次机会罢。如果这本567页,约55万字的长篇小说读10页吸引不了我,就不再读莫言了。

与非布司他的半年之约

贵州医科大学附属乌当医院下午各诊室的病人都很少,以至于拿到检验结果后,竟然和医生聊了十多分钟我的病情。这与各楼层诊室只要应诊就总是挤满人的总院相比,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这也是城乡差别之一种吧?!

尿酸值451,高于208—428的参考范围。不过已是通过饮食控制这两年来的最低值。医生开了一盒十粒非布司他片,让先吃十天,然后回院做肝肾功能和尿。如果无明显异常,就要长期服药,“就像高血压和糖尿病一样终身都要服药,尿酸水平达到目标值后,只需要维持最低有效剂量就行。”与太座微信聊下来,觉得非布司他的不良反应较多,目前饮食控制看起来似乎仍为有效,就再继续保持这样的生活方式,看看半年后的复查结果。如果尿酸值没有继续下降或者上升了,就只好开始长期服药了。

两个娃都还没有完全康复,这周都不准备给大娃上课了。

河底沙

大暑刚过。

恬静寂然,蝉声入岩。这是松尾芭蕉的俳句。

俳句和古诗词一样,不能仅从文字去理解,因为它是一个场景和画面;要成为这个场景的一部分和画卷中人才能体会。

昨天晚饭时一家人边吃边聊,又聊到了考试和读书。

我说家里的藏书数量和种类,大概率就是子女的人文素养基础。然后举了身边的几个例子:海龟C老师,夫妻都是硕士,家里藏书三千册起;文学博士W老师,家里藏书没有五千册也有三千册;Z老师夫妻都是博士,家里藏书1万册打底,还不包括墙角桌下成垛成堆未插架的。当然,这个样本量不构成任何统计性分析结果,也不能以这个不知道是定量还是变量的量来推断其与结果的关系。我就是个破例。这就像“张小花家里有矿,所以他是个土豪。”与“陈四毛是个土豪,所以她家里有矿。”的简单归类逻辑陷阱。类似的逻辑陷阱还例如《木偶奇遇记》中一旦匹诺曹开始说谎,他的鼻子就会变长。那么,如果匹诺曹说“我的鼻子会变长”会发生什么呢?如果匹诺曹的鼻子变长了,说明他说了真话,但好像也能证明他说了假话。但可以明确的是,家里的藏书与考试成绩无关。因为读过一些书,能写清楚一句话、一件事、一篇文章与语文能不能考高分一点关系都没有。考试都是狭隘的,当然也是必要的。论考试,我和太座都是河底被浪早早淘下来的沙,我们的子女也大概率连三流的“小镇做题家”也拼不过,所以,我认为阅读是为了取悦自己。考不考试什么的,随便了。

伴读记卌二 | 小目标

明天开始,就是这个学期最后一个教学周。花卷完成了她的期末也是毕业总结,我和她商量着略作了排版上的调整,删掉一些需要现场讲解的内容后发给了主班老师。

在花卷的总结PPT中,她7个目标的第一个是“厦门大学”,这有些遥远,算是长远目标;6个短期目标中最值得期待的是在假期结束时,她的总阅读量要达到700本。截止今天,她整个小学五年的阅读总量是652本。也就是未来两个月内要读完48本书,每个月要读完24本,每周读6本,每天0.86本。

我想让她在制定目标时,学会如何判断目标的设定是否合理、是否能够达成,学会将一个长期或中长期目标细化到月、周和每一天要达成的小目标,这样才有可能制定出一个具有可行性的目标和目标管理。这来自于现代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的目标管理理论。

“这个阅读量有点大,你要不要调整一下目标或任务时间?比如把截止日期拉长到12月31日?”我问。
“我觉得还好。目标就是要去努力的方向。”

“你有没有算过要在暑假完成这个阅读目标,每天的阅读量应该达到多少?”

“没有。”

“那你算一算。”

……

“好吧,看来这个目标确实不太可能完成。那就把截止日期延长到12月31日吧,这样一个星期2本的阅读量才是一个有可能达成的目标。”

“等周二考完期末考试,你先列一份至少20本书的阅读清单吧。我们按图索骥,边读边补充。”

今天的自学课,复习了杜甫四首:

江畔独步寻花·其五
唐·杜甫

黄师塔前江水东,春光懒困倚微风。
桃花一簇开无主,可爱深红爱浅红?

江畔独步寻花·其六
唐·杜甫

黄四娘家花满蹊,千朵万朵压枝低。
留连戏蝶时时舞,自在娇莺恰恰啼。

闻官军收河南河北
唐·杜甫

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
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

春夜喜雨
唐·杜甫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成都旧有大城和少城。少城为掌织锦官员的官署﹐因此称“锦官城”,后用作成都的别称。

关于奋斗

老父住院,大娃新病没上学,继续在家休息一天,二娃未愈。中年的生活总是如此,偶尔好一点,常常糟一些。

美国作家菲茨杰拉德说:“生活的本质是一场欺骗,生活的环境充满挫败,得以补偿的不是幸福和欢愉,而是从奋斗中获得的深层满足。”

关于奋斗,早上在上班途中和太座闲聊,说起要把两个小孩培养成什么样的人这个话题。随着学历的通胀,等到花卷大学二本毕业(如果她能考上的话)进入社会,她能找到的工作只能是什么餐厅、咖啡馆帮人点餐、打扫卫生之类的;她上级主管的学历是贵州唯一的“211”大学毕业的硕士,主管的上级经理是国内名校毕业的博士,区域经理毕业于常青藤名校。所以,孩子未来真的有必要为了学历而活着吗?“就算娃娃有出息,考上名校,但我们砸锅卖铁也供不起,因为一家人明天还要用锅来做饭,砸了怎么办?”太座说。所以最后,我们决定还是佛系一点。既然在这个游戏里我们这样的人家怎么样都是被无情碾压的,那不如我们退出这个游戏,不玩儿了,我们自己玩儿————或者说我们换一个方向去奋斗——学习基础知识,知晓基本常识,发展自己的兴趣,掌握一门手艺,保持独立思考,持续对生活审视,找到人生的乐趣,过一种自适且自洽的生活。

所以,关于基础知识和基本常识,今夜枕边书,继续读杜鹃《经济学入门:理解真实世界的88个经济学常识》——

中国封建王朝的顶峰是哪个朝代?

相信会有人认为是“唐朝”,因为描写唐朝繁华景象的古诗有很多。然而,《大英科全书》给出的答案却是:“中回封建王朝的顶峰是宋朝,而不是唐朝,宋朝是中国历史上经济最繁华,科技最发达、文化最昌盛、艺术最高深、人民生活水平最富裕的朝代。”

这个答案是怎么得出来的呢?有相关资料证实:宋朝年间的财政收入最高达到16000万贯,北宋中后期的财政收入也达到8000万—9000万贯,哪怕是在已丧失一半江山的南宋时期,财政收入依然高达10000万贯。看到这些数字,我们可能会感到茫然,没关系,我们来跟明朝的财政收入做个对比,就一目了然了。

明隆庆五年(豆注:公元1571年,也就是明朝政府将程番府由程番(今惠水县)移至今贵阳,并改程番府为贵阳府,贵阳正式作为行政区域名称开始的第三年),国家财政收入250万两白银;万历二十八年(公元1600年),国家财政收入400万两白银;明末时,国家财收入1000万两白银;银钱的兑换率通常是“1两白银兑1贯铜钱”,如果明朝一年的政总收入是1500万两白银左右,那么明朝的财政收入不足北宋的1/10,也不及南宋的1/6。由此可见,宋朝真的是封建历史上最繁荣的国家,宋代的GDP占当时全球的50%。

不“吐”不快

读何兆武《上班记》,想起前几天收到的新版《小学部家长手册》里,有几条颇为有趣。其中有趣到让我印象深刻不“吐”不快的是一条小学生着装要求:

上衣不穿吊带背心或露脐装,下身不穿超短裤,短裤应该过膝。不染发、不化妆、不戴夸张的首饰。

这条要求的有趣之处,首先是它只出现在《家长手册》里,而不是同时出现在家长和学生的两本手册中。也就是说,学生的着装要求家长需要知道,而学生只是被告知的对象,而不是让他们明确知道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所以,当学生的着装要求不符合学校要求时,学生只能,也只能无辜地面对相应自然后果(如果有的话),原因只是:“爸爸妈妈和老师并没有告诉我这样不行。”

第二个有趣之处在于“不穿超短裤,短裤应该过膝”。且不说“超短裤”如何界定,以及是否必要拿一把尺子去量一量学生的裤子长度,过膝的短裤只能是七分裤了,就连NBA的运动短裤也没有过膝。

第三个有趣之处在于,特别针对了“超短裤”而对超短裙网开一面。超短裤不可以,超短裙没说不可以。什么样的裙子是超短裙呢?JK算不算超短裙?

第四个有趣之处在于“不戴夸张的首饰”。公文里忌用形容词,因为形容词的修饰功让公文的表述变得似是而非含糊不清。例如多“夸张”算“夸张”呢?花卷的钥匙链一直都是各种108佛珠,材质有菩提根、星月菩提、青金石、六道木、凤眼菩提和绿檀的,现在这串是象牙果的。甚至有的时候她整天脖子上都挂着两串佛珠。这在我和她看来很正常,但别人看来可能“非常夸张”,这算不算“夸张”呢?不过还好,脖子上挂珠子只是“佩”不是“戴”,不在此禁之列。

第五个有趣之处在于,要求学生“不穿超短裤,短裤应该过膝”的原因是“为了让我们的学校保有一个积极向上的学习环境。”难道短裤长度在膝盖以上就会导致学校的学习环境不积极向上?“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我觉得鲁迅《而已集》里《小杂感》一文中这句话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能把一条仅仅38个字的着装要求写得如此耐人寻味,殊为不易。

晚上遛娃,遇到邻居王六一先生。相谈甚欢,因为所谈及内容皆感苦闷。天色渐晚,要带娃回家洗漱睡觉时,王老先生让我等等,上楼回家拿了两本书下来,一本送我,一本送花卷。我抱着娃和书回家,找一支笔又抱着书跑出去,请他在两本书上签了名,欢喜回家。

花卷得到的是《流金岁月:百年中国动画学派的辉煌论坛(特展)学术纪念文集》,书名页题签“花卷小朋友惠存/王六一/2022.6.25”。我得到的是王老先生编写的《我的母亲:李智华诞辰100年》纪念文集,书名页题签“黎明兄惠存/王六一/2022.6.25”。王老先生年长我三十岁,言谈举止,儒雅、谦虚得不得了。

伴读记廿九 | 拒绝无意义

今早的上学路上没有学日语。

这是近三个月来,每天早上半小时日语学习的第一次中断,因为花卷和我们一路在讨论关于高考、报考大学和专业选择的问题。虽然她才上五年级。

在花卷提出一堆问题都得到解答后,太座对花卷说:“爸爸妈妈不要求你去刻意成为任何方面的第一名,因为不论在任何领域,第一名永远只有一个。做什么都想成为第一在我们看来没有意义。我们希望你在做好自己当下应该做的前提下,尽可能广博涉猎,去发现,去探索。如果你决定要付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深入某个领域,爸爸妈妈支持你,但绝对不是为了名次、为了任何考级,只是因为那是你想做的,你做那件事让你快乐。”

“我们希望你在完成每一个重要考试后,都能进入一个新的领域,见识到一片新世界。所以,不论是你现在的单元测试,还是小学毕业、中考、高考、雅思、驾照、职业资格证等等未来的各种考试,每一个考试都很重要,但考试本身都不是目的。如果可能,我们希望你走得更远,看到更多。因为学习是一个缓慢和伴随一生的累积过程。再重要的考试,都只是一个新开始的起点,而不是目的,更不是终点。”

下午,培训老师让大家说说怎样将PPP教学法运用到下周的课程中。心想:我在小学几乎每节课都有用到类似方法,只是今天才知道这叫“PPP教学法”。同组的一位老师对我说:“我在给一年级上写字课。让他们在课堂上完成一段包含时间、地点、人物和事件的写作。但是他们总是没有办法完成。豆哥有没有什么建议?”

“我觉得三年级的学生才有可能在一节课内完成这样的写作,一年级的识字量太少,不足以支撑他们完成这样的任务。”我说。

“我只是想让他们写拼音。但他们不写拼音,只想写字。但他们又不会写字。”

我:“这个……确实……好难。”

这就是日常所见的无效沟通,或即是所谓的“伪沟通”。所以更多时候我愿意独处。

晚上花卷和她闺蜜的自学语文课,讲的是《次北固山下》,这首王湾的诗,出现在部编版语文七年级(上)的教材里。

王湾(生卒年不详),号为德,洛阳(今河南洛阳)人,玄宗先天年间(约712年)进士及第。

次北固山下
唐·王湾

客路青山外,行舟绿水前。
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乡书何处达?归雁洛阳边。

今晚飞花令,花卷败在了第三十七轮,创造了新的纪录。

芒种

昨夜枕边书,菊池祐纪的《100天后会死的鳄鱼君》,一本形式远远大过于内容且市场营销成功的绘本。

今日芒种。芒种是二十四节气的第九个,夏季的第三个节气。民谚“芒种不种,再种无用”,芒种时节正是南方种稻与北方收麦之时,农作物过此之后种植成活率就越来越低,因此是一个耕种忙碌的节气,故民间也称其为“忙种”。

明天开始高考。1193万报考人数创历史新高。

和女儿一起继续每天一集刷纪录片《了不起的妈妈》。

昨天的一集,佛系育儿的乐乐只有高中学历,父母却都是毕业于名校的博士、硕士。只有高中学历,让我们找到了讨论的切入点,因为我也只有高中学历。和女儿讨论了什么是“舒服的生活”,虽然没结果,但这是一个好的开始,让我们有机会讨论一个平时不太有机会去触及的话题,都去思考关于生活的方式、内容和目的。

今天的一集,昆明的Tina离开传统教育,把儿子彬彬龙送到“创新型学校”就读。现在,17岁儿子的梦想是上大学,上一所普通大学,但只能以社会考生的身份参加考试,前提是他得从初中开始学习各科知识。最终,没能实现梦想的彬彬龙在咖啡馆做实习生。“太难了。对,学校是个好地方。是一个我没有能力去的地方。”这一集的最后,彬彬龙说。

今年是我到幸福学堂这个“创新型学校”工作的第五年,也是女儿到这个学校就读的第五年。九月,女儿就上六年级了,她的小学阶段的教育快要结束。未来不可知,但我们可以找机会一起回顾和总结一下这五年的得与失。我不希望将来,女儿也像彬彬龙那样说——大学是个好地方,是一个我没有能力去的地方。

随着身体的康复,明天,我们每天1小时的自学语文课也要恢复了。“芒种不种,再种无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