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游学

花卷微游学 | 人生的第一杯咖啡

“你要喝什么?”

“我先看看吧。”第一次在星巴克点单的花卷有点羞涩和胆怯,躲在我身后说。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点过、喝过,看单子是无法判断的。爸爸很少喝咖啡,两三年也不喝一次,所以我也不知道拿铁和卡布奇诺有什么不同,什么适合我们。不如我们问问姐姐?”

我转过去问店员:“你好。今天我带女儿来喝她人生的第一杯咖啡。但我不喝咖啡,所以不知道这些咖啡都有什么不同。能不能请你介绍一下?这样我们才知道应该选择哪一种可能比较适合我们。”

最终,在店员的推荐下,我和花卷各点了一款。我也纠结过10岁的女孩子是否可以喝咖啡,然后又觉得一杯咖啡而已。小孩子背着、当着大人喝的那些饮料里,香精、色素、防腐剂还少?

落座,我打开电脑继续备课;花卷拿着手机东拍拍西拍拍,为做手账收集店里各种带LOGO的资料素材,然后坐下开始画她的手账咖啡馆胶带。

“爸爸,为什么星巴克的标志是一个长头发女人?”

“啊……这个……我不知道,但我也想知道。你查到了告诉,如何?”

在星巴克三个小时,成功躲过了两场雨,最后因为冷气实在是太足,不得不离开。

回到家后,花卷告诉我她查到的结果是:“星巴克商标上的长头发女人是海妖塞壬,她的歌声对航海者来说是致命的诱惑。《荷马史诗》中奥德修斯将自己绑在桅杆上,并用蜂蜡堵住耳朵才没有被塞壬诱惑,从而渡过了危险海域。”

晚上九点半,花卷毫无睡意,往天这个时候的她已睡着。我问她对今天这人生中第一杯咖啡的感觉,她说:“又苦又甜又新奇,舍不得浪费,恨不得每一滴都喝完。”

“人生中还有很多的第一次,第一次喝啤酒、红酒、白酒,第一次被男生牵手,第一次来大姨妈……”

“爸爸,来大姨妈是什么感觉?”花卷打断我,问。

“据好多人说会肚子痛。”

“有多痛?是像要拉㞎㞎那种痛吗?”

“啊……我没有痛过,不知道耶。”

“好吧,要是你痛过,你记得告诉是怎么个痛法。为什么我总是想睡也睡不着?”

“这就是喝了咖啡的‘后遗症’。你脖子上有串珠子,慢慢数珠子试试看会不会慢慢睡着。”

我记忆里,父母从来没有带我一起或者鼓励我去探索新的东西。在我的人生中,这一块拼图是缺失的。我现在仍清晰记得22年前我23岁时,在深圳鼓起勇气第一次走进麦当劳,胡乱点了一个套餐后找个角落坐下,衬衣的前襟后背都完全湿透的那种怯懦甚至是卑微的紧张忐忑。

教育是什么?当我们在谈论教育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花卷微游学 | 恋恋不舍也包子

今天花卷的微游学,从“贵阳八景”之一的“鳌矾浮玉”甲秀楼开始。早上甲秀楼前南明河边,一位二十多岁的女孩在写生。花卷站在旁边默默学习了半小时。离开后对我说:“真好啊,在哪里都可以学到新东西。”

沿着南明河步行几百米,内里空气污浊,大多数店家关门闭户,寥寥几家开门的也门庭冷落的阳明古玩城让花卷想象不出这条河边小道改造前人头攒动的盛况。

古玩城旁的黔明寺里,各盂兰盆法会登记处都有老年妇女在填写简单的表格。寺外池塘,荷花茂盛。我说“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花卷接“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只是此歌声非彼歌声,池旁有好几个老年妇女卡拉OK天团,正自我感觉良好的在大音量荒腔走板引吭高歌。我常常佩服她们无所畏惧的勇气。

离开黔明寺,步行几百米去到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贵州银行”创办者之一戴蕴珊建于1925年的别墅。别墅一、二两层看起来是高级服装定制商店,三楼藏有一个很小的只一面墙有书架的“达德书店”和咖啡馆。受书店布局的启发,花卷在速写本上创作了一条手账贴纸画。

中午到也闲书局。花卷对书局的灌汤“也包子”赞不绝口,我们一气口服了十余枚后,进店我选书,花卷喝着书局赠送的冰爽百香果红茶,在店里书桌上继续她的创作。我们在书店四个小时,花卷完成了她的画,我购书十余种:

(明)文震亨《长物志》、黄仁宇《中国大历史》、立山《九刺客》、钱钟书《谈艺录》、张宏杰《倒退的帝国:朱元璋的成与败》、张中行《文言常识》、“贵州杂谈”系列之周胜《旮旮角角贵州史》,“现代世界佛学文库”之《胡适禅宗研究文集》和平野显照《唐代文学与佛教》,以及今天唯一的外国文学作品——人民文学出版社“外国文学名著丛书”之一硬面精装网格本纪伯伦《泪与笑/先知》。我读不太懂国外的诗和现代诗,但买这本纪伯伦诗集,是因为一翻就翻到了冰心译的《沙与沫》中“忧愁是两座花园之间的一堵墙壁”、“当你的欢乐和悲哀变大的时候,世界就变小了”、“春天的花朵是天使们在早餐桌上所谈论的冬天的梦想”这样的诗句时,我就决定要再粉纪伯伦了。上一次粉他,是十年前第一次读到《先知》时。

离店时,花卷对“也包子”恋恋不舍,我们讲好下周再到也闲吃包子。

这么多书,读完差不多要一年。管他的,今晚先读纪伯伦。

人与人的差距,我想最大就在于,别人十几岁时就读到了纪伯伦,而我四十几岁了才开始慢慢读出纪伯伦的好。“聪明把聪明归功于我,愚钝把愚钝归罪于我。我想,他俩都是对的。”

花卷微游学 | 有女儿如此

花卷的暑假周末微游学,今天重游阳明祠。之所以是重游,是因为半年前她随老师一起游过,但竟毫无印象。所以虽是重游,也好像是初游。

进得大门,先去尹道真祠。门口处有一木牌,上面介绍门首石匾“尹道真先生祠”六字行书为集康南海字。就从这里开始给花卷讲解,这时,有一对外地中年夫妇在旁边听我说。“集字”成匾,匾中六字虽确为康南海即康有为的字,但并不是为这座“尹道真先生祠”所书,而是从他的书法作品中搜集这六个字而成。

进享堂,居中为尹道真像,两侧各一石碑,各刻《后汉书·列传·南蛮西南夷列传》和《华阳国志》中对尹道真的记载。碑上文字繁体竖排无标点符号断句,我在《后汉书》那块碑前给花卷读和讲解碑上文字,那对夫妇也一直跟随——

桓帝时郡人尹珍自以生于荒裔不知礼义乃从汝南许慎应奉受经书图纬学成还乡里教授于是南域始有学焉珍官至荆州刺史

讲完,我留了一个问题给花卷思考:论对贵州文化和教育影响之深远,首推尹道真。王阳明不过是贵州的一个过客。但为什么现在铺天盖地宣传的都是王阳明而只字不提尹道真?

这时那对中年夫妇主动搭话谢谢我让他们一并听了讲解,“否则别说碑文内容,连读都读不懂。”我笑说都是给小孩子胡乱说的,见笑了。然后男人说昨天刚从遵义沙滩到贵阳,说难怪在沙滩将尹道真供奉在最高位置。我没有去过沙滩,但胡乱读过郑珍、莫友芝的几首诗,无聊时读完黎庶昌《丁亥入都纪程》,所以能和这对夫妇聊上几句。

出了尹道真祠,在阳明书院前,花卷觉得绿树掩映青瓦碧池,景色很美,想拍几张照片,于是顺手指导了一下她摄影基础。

拍完照,转头见书院左右侧门的门头上各书“松风”和“水月”。让花卷接了“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的下句和“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全首;“水月”让花卷接完“云对雨,雪对风,晚照对晴空。”的《声律启蒙》“东”韵全文。有女儿如此,不亦快哉!

出阳明祠,下山步行10分钟去了西西弗书店创始人之一蒋磊老师的笃也书屋。这是一家新书店。不仅是刚开业,更是一个以“优质的知识体系图书打底,用活动来盈利的文化空间”(蒋老师语)。我又多了一个带娃进城的理由。

离开书店,去了手账店。花卷采购一番,开心满满结束游学。

晚饭时,花卷说:“我没想到贵阳竟然会有这么好的手账店。”我听这话有点沮丧,闹了半天就记住手账啊。随即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有收获就好。

太座说:“这就是开眼界。你见过更多更好的,才能知道这个世界有更多的可能,甚至超出你想象。‘见识’这两个字,一个是先‘见到’,然后才‘知道’。这只是从县城到省城。如果你到了更大、更发达的城市,甚至世界性的大都市,你会看到更多更不一样的。”

“爸爸,我以后要去中国更大的城市,最大的城市,去看看那里的手账店是怎样的。”

“好。不过据我所知,手账起源于日本,日本也当然是手账产品最丰富的国家。所以,你的目标可以再远一点,去东京、京都、大阪、奈良。”

“这本来就是我的目标啊!”

现在,老婆孩子全都熟睡,我在敲日记,开心。想起曾看过大概是钱钟书的一句话:“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

娃娃该怎么成长就会怎么成长,只需要慢慢陪着就好。

花卷微游学 | 栖霞上月

现在能查到的资料都说,《康熙通志》上记载有清初贵阳八处风景名胜,即“贵阳八景”。关于八景的介绍文字,有文有白,半文半白,估计也有民间多费尽心思牵强附会成分。我没读过《康熙通志》,对此说法姑妄听之。

贵阳八景的第六景“栖霞上月”就是今日带花卷探访之地。

栖霞岭就是东山,山上原有栖霞寺,浓荫障天,琳宫璀璨。每至月夜,景色尤为迷人。当然现在山还在,原寺不存,有一新建的藏经楼,巍峨雄伟,是一览贵阳的好去处。

早上带着花卷想当然从东山一侧上山,但上山的路被封住。问周边住户,说要从蟠桃宫一侧上山。从东山辗转到蟠桃宫,一则绕路,二则费时。就在山脚下,应有办法上山。旁有一外地女士低声说有一小贩似乎愿意带路,但应该要在他哪里买点什么东西才行。

带着花卷在该小贩处六元钱买了两瓶水,他带我们行二十余步至一被封住的路口,几下掀开挡板,手一指:“从兹点上克。”

在半山门可罗雀的东山寺内,无意中看到刻有清末贵州提督赵德昌《同治甲子夏五月重游东山》诗石碑:“东岭路如梯,云深曙色迷。仰攀高鸟近,俯视万峰低。酒醉戈为枕,更阑月映溪。举头天尺五,拟上岱山西。”落款“达庵赵德昌题”,碑上没有刻日期。

登上山顶,满身大汗。虽时近中午,烈日当顶,但大半个贵阳中心城区尽收眼底。如果是在月夜,两三百年前映溪的山月映着当下这灯火夜色,“栖霞上月”确实可以称得上是一佳景。

在藏经楼下观景休息,与花卷复盘了一下,如果我们不在小贩那里花六元“买路钱”买水,会怎样。她说可能此刻我们还没有到山下蟠桃宫,也可能今天就不上东山改去阳明祠了。

“那我们这样做是对是错?”我问。

“我觉得这个不是对和错的问题,因为我们给了他需要的,他也提供了我们所需要的。算是一种交换吧。或者说互相帮助也行。”

“是的,在日常生活中,很多事我们很难简单用对或错去判断。就像今天这事,就是为了达到目的的一种变通方法。”花卷表示赞同。然后我指着满眼高高低低的楼房问她:“平时我们在城市里看这些楼房是一种什么视角?”

“仰视。”

“那我们现在看同样的东西是什么视角?”

“俯视。”

“是这些建筑本身发生了变化吗?”

“不是。它们没有变。”

“那这是为什么呢?”

“嗯……是因为平时我们是站在平地上,现在我们是在山顶上,我们站得更高了。”

“所以,同样的问题,如果我们太过弱小而深陷其中就不能自拔,但当我们跳出事外换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所有曾经困扰我们的问题都不成其为问题。这时我们更关注的是更广阔的山与水与月和自己内心的感受。就像我们在上山的路上看到那块石碑上的诗句‘俯视万峰低’。你看着眼前这景色,听到这句诗,想到什么?”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花卷说。

“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站得更高才能看得更远。山高人为峰,海阔心无界,想欲穷千里目,就要更上一层楼。”我指着身后的藏经楼,“这一层层的楼,不是一个人在社会地位、职位和收入上的高低级别,是心和境。‘心’是知道自己是谁,想要什么;‘境’是知道自己现在哪里,距离目标还有多远。高与低全向自己内求,不向外攀比。

“嗯,爸爸,我觉得我好像又懂一点了什么。我们一会儿下山去吃‘雷家豆腐圆子’吧。我有点饿了。”

从蟠桃宫一侧下山,台阶多而陡,一路脚软。

在老东门文昌阁附近吃了雷家豆腐圆子、广东肠粉和福建馄饨,带女儿去了一处手账店。这是今天微游学的“神秘甜点”,花卷大欢喜。选购了一些手账用品后,在小十字看了“琢衣之道制衣工具藏品展”,参拜了觉园禅院的玉佛和千手观音,收获满满回家。

晚饭后花卷和妈妈、弟弟玩回来,洗了澡,吃了西瓜,收拾停当,我把地图册翻到贵州页,给她指出六盘水市六枝特区郎岱镇。

“爸爸,为什么要特别找到这个镇?”

“因为今天山路上那首《同治甲子夏五月重游东山》诗的作者赵德昌就是这里人。赵德昌字达庵,号望云,出身军门。就是以军功升官做到贵州提督,这个贵州省最高军事长官的位置。那首诗如果出自一个秀才之手,算不上是好诗。”

“所以一个当兵的写出这样的诗,应该算是还不错咯?”

“我是这么觉得的。”

今晚的语文自学课,就学了赵德昌《同治甲子夏五月重游东山》诗。

还好老夫有蹲坑看书的好习惯

游学中的九年级学生Wendy·张微信发来一张照片,是拍得歪东倒西一扇圆门左侧,一副对联的下联前六个字,说:“豆总,诚心求问这几个是什么字。”

“哟!去豫园了?”我回。

“是的是的。”

“有品位。”

“是吧是吧。”

“你照片里的是下联。云捧月华缀如紫贝花无数;砥平土脉胎自乌泥泾有灵。你这是在考我?”

“不敢,是诚心不知道。”

“还好老夫有蹲坑看书的好习惯。”

历历在目的不堪回首

这两天,小学部各年级的主班老师去往黔东南从江县的三宝侗寨和黔南三都县怎雷水寨,为即将到来的游学季踩点。今早第一节,我代四年级语文课,上了我的文言文(《论语》二则);三四节课,代三年级任飞老师的写作课,和学生讨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到学校,并要求每人写出至少五个到学校的理由。有一半的学生,五个理由里有“喜欢文言文课”这个内容,窃喜。几乎每个学生都写了到学校是学知识的。

“只有在学校才能学到知识吗?”我问。

“不是。很多地方都可以学到知识。”学生说。

“比如呢?”

“比如图书馆,比如补习班,比如网上。”

“对了。现在我们可以在学校以外的很多地方学到知识,那为什么要来学校呢?到学校就是为了学知识吗?”

“不只是。”

“那还为了什么呢?”

安静……

这个周末的写作课作业就是,回家去和家长讨论“为什么要到学校”这个问题。

五年级的自然科学课,女儿说张睿老师要带他们养蚂蚁。早上晨会看见张老师,问她有没有听过“蚂蚁蚂蚁蝗虫的大腿”这首歌,她说没有。也难怪。这是我们七〇后听的歌。

下午开始毛雨,降温,贵州的冬天来了。晚上给棉被套被套时想起这事,在QQ音乐搜了“魔岩三杰”之一的张楚,一九九四年《孤独的人是可耻的》专辑里《蚂蚁蚂蚁》这首歌,发给张老师。

当年在女生寝室楼下,我边弹吉他边嘶吼何勇的《姑娘漂亮》。或许多年后回忆现在,也会感慨往事不堪回首,却又往往历历在目。

瑟瑟发抖中

九年级的Z同学在微信里问:“豆总,我想问下您有什么关于上海的纪录片或者电影的推荐吗?”

“《八佰》”,我回。估计她这学期的自选游学目的地是上海。

“除了这个呢?还有别的吗?因为打算安排四行仓库纪念馆的参观,所以《八佰》是会看的。”

“贾樟柯《海上传奇》”。太不负责任了。这部电影我没看过,只是看了影评和豆瓣评分都不错就推荐了。然后问她现在的语文情况如何,“所以豆总你要回来上课了吗?”她马上问。

“你们很生猛,我不敢。”还配了个吃瓜的表情。

“不不不豆总我们永远爱你,我热爱中文。”

“瑟瑟发抖中。”

补记女儿的游学

十七至十九日,学堂三至五年级在黔东南雷山县某村游学三天。女儿已有过多次类似这样的乡村体验,甚至有一次她全程参与了游学踩点,于是这次没有给她报名,而是鼓励她自己设计了一个两天的探索发现式游学。我作为顾问,提供一些指导性建议。

因为贵阳是贵州历史上建立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城市,所以我们这次游学的主题是“探索贵阳——从黑羊箐、顺元城到贵阳”。

十七、十八日这两天,走在近一百年历史,每天都在被人踩车碾的文物——贵阳城第一条公路省府路上,去乘坐一个多月前才开通的地铁二号线;从民国贵州首富“儒商”华之鸿家的大院,到民国交通部长王伯群(何应钦是其妹夫)故居;从老贵阳九门四阁唯一幸存者文昌阁,到贵阳城的标志性建筑甲秀楼,女儿一个人的定制游学得出的结论是——爸爸,原来从明朝隆庆三年设立贵阳府,贵阳才成为了贵阳,这个贵阳也才四百多年,真是个又古老又年轻的小城。

这两天里,除了“游”和“学”,在吃的方面,我们也有过一点“设计”,因为饮食也是一种文化——冰粉、豆腐圆子是老贵阳小吃,女儿心心念念的烤肉也放开了吃。估计多年后,这次游学留在她记忆里的只是这顿烤肉吧?!

最后,我们在万东桥花鸟市场,一人买了一把竹节折扇,作为此次游学的纪念品。到家后,我建议女儿在扇面上题几个字,写明是这次游学的纪念。扇面一面洒金一面空白,她在空白那面写了这次游学的主题、纪念和时间,落款处钤了一枚我“寻隐者不遇”的闲章。

对于这次游学的感受,她在总结里写:“这次游学我很开心。因为这次游学是我自己设计的,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干嘛就干嘛。”

贵州土司史:两个人的定制游学

准备给女儿制定一个贵阳人文历史游学计划

五月中旬,是学堂的游学季。小学的游学时间是三天两夜。

女儿紫外线过敏,无法参加晴天的户外集体活动。学堂目前的游学,不论是“游”的专业性还是“学”的学术性,也都不太适合她,所以在那三天里,我和女儿将开展两个人的定制游学。

因为是为四年级小学生准备的游学,所以除了文史地的“硬货”,还要有好玩好吃又有趣才行。家里虽然有各种关于贵州、贵阳的历史和旅行资料,但在民族资料上稍显不足,因此从也闲书局买了关于贵州版图构成和贵州省来源的《贵州土司史》(上下两册)。

《贵州土司史》,贵州大学西南少数民族文化研究所主编的“贵州地方知识与文化记忆丛书”之一种,贵州人民出版社二〇〇六年四月一版一印,印数一千。五十九万字,七百九十三页。

贵州版图,从秦迄明初,均属邻省。土司(土官制)从宋末至民国末年,在贵州这片土地的实际统治延续了七百余年,思州田氏、播州杨氏、水东宋氏和水西安氏最为势大。

宋宣和元年(1119年),朝廷为奉宁军承宣使知思州军事土著首领田佑恭加授贵州防御使衔,“贵州”才成为行政区划的名称。但当时的“贵州”仅限于今贵阳一带。至元十六年前后,贵州各族在田、杨、安、宋等大、中土官率领下降元,于是设立“八番宣慰司使”,贵州版图开始成形。明朝永乐十一年(公元1413年)设置贵州承宣布政使司,贵州才正式建制为省,以贵州为省名,但仍然保留水东土司与水西土司,同属贵州布政司管辖。所以,贵州建制为省的历史并不长,并且我认为,贵州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土司史。

寻城记·成都

只有一个人在旅行时,才听得到自己的声音,它会告诉你,在这世界比想象中的宽阔,这个世界上,你可以碰到机遇,而绝不可能碰到“神”,自己的路,还是得自己走!

——《千与千寻》

学堂这个学期的游学季,从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开始。

六至九年级的中学生,游学目的地是成都。一年前,我为了准备这次游学,翻看了一百多万字的资料,做了一万多字的读书笔记,在实地踩点过程中写了一万三千字的游记,最后整理出来四千字的游学教材《寻城记·成都》和跨学科知识点,但因为种种原因,原计划春季的出行直到一年后的秋天这才成行。不过不管怎样,总算是功不唐捐。

成都游学,我在这份自编教材的基础上,给学生的游学周准备了三个团队课题,每人要选择创建或加入一个课题组或三项各选取一部分组成综合课题进行,每个课题组不得超过四个人。这三个课题是:

1、人物访谈:八个人的成都
访谈一男一女两名你们的同龄人、一男一女两名20岁左右年轻人、一男一女两名40岁左右中年人、一男一女两位60岁以上老人共不低于八人,除了受访者姓名、性别、年龄、职业、来自哪里、到成都多少年等基础信息外,完成主题采访内容——你心中的成都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

2、无辣不欢的美食江湖
四川(成都)从何时开始食辣、从何时开始食麻?麻的来源花椒何时、何地而来?辣的来源辣椒何时、何地而来?川菜始于何时?特算为何?独特菜品有哪些?成都特色老字号川菜馆有哪些?到底是贵州人怕不辣还是四川人辣不怕?(本项作业须附上至少三家川菜馆的名片、菜单或宣传资料)

3、水火交融:没有什么事是一碗茶和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成都公共空间与公共生活研究
和欧洲城市相比,传统中国城市常常被认为缺乏公共空间:不但没有广场、教堂、体育场等供不同人群聚集以交流意见的公共场所,而且也没有一个活跃、自治的市民社会。随着城市史研究的深入,现在越来越多的例证表明,虽然中国城市有其不同于西方的特点,但同样存在一个生命力顽强的社会共同体,人们自发地维护公共福利,并分享着共同的社区空间。在成都,茶馆和火锅店就是这座城市的灵魂和缩影——茶馆不再仅仅是人们去喝茶的地方,火锅店也不仅仅只是吃饭的去处,而是这座城市中的公共空间。

除了课题,我还开列了一个游学书单,供学生在这个长假里学习:

桑田忠亲《茶道六百年》
李劼人《李劼人说成都》
王笛《街头文化:成都公共空间、下层民众与地方政治,1870-1930》
王笛《茶馆:成都的公共生活和微观世界,1900-1950
王笛《消失的古城:清末民初成都的日常生活记忆》
王笛《袍哥 :1940年代川西乡村的暴力与秩序
曹雨《中国食辣史 : 辣椒在中国的四百年

【寻城记】成都
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成都地理:成都平原四面关山阻隔,西是青藏高原和横断山脉,南是云贵高原,北有秦岭、大巴山,长江东出巫山后进入两湖平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依据现实挖掘的金沙遗址考古发现,成都建城史可以追溯到3200年前。

那时,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第四王朝迎来短暂兴盛;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三世在位,恒河流域的古印度王国正是著名的吠陀时代;希腊半岛城邦联盟远征特洛伊,发生了特洛伊战争。

而在黄河流域,正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朝代—商(殷)。殷(河南安阳)墟是中国目前为止第一个有文献可考、并为考古学和甲骨文所证实的都城遗址。

前316年,秦国设蜀郡于成都。公元前256年,蜀郡太守李冰,主持修建了迄今为止,年代最久、唯一留存、仍在一直使用、以无坝引水为特征的宏大水利工程—都江堰水利工程,并造石人作测量都江堰水则,是中国最早水尺。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