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归档:观自在

【观自在·廿八】一个人的朝圣

早餐后刚进办公室,准备去洗杯子、泡茶,学生沈走进来,抿着嘴笑,把手里拿着的本子放到我桌面上,“你先当早报读吧。”

8页哦~

“那当然啊。”

泡上茶,翻开作业本,接着上一更继续学习“历史天才”的骑兵史——

萨珊王朝阿尔达希尔一世打造了圣陨骑兵,奥勒良力挽狂澜率领罗马士兵顶住了圣陨骑兵的进攻,拉开了萨珊和罗马长达四百年的争霸战争,直到查士丁尼的名将贝利萨留组建了圣陨骑兵的镜像骑兵——铁甲圣骑兵与之对抗。虽然铁甲圣骑兵在与圣陨骑兵的战斗中表现平平,但在远征非洲的特里卡梅伦战役,这场贝利撒留征服北非的决定性战役里,一举击溃了汪达尔王国军队的主力,甚至生擒了汪达尔王。此后铁甲圣骑兵继续在与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战争中屡建奇功。然而,一场瘟疫导致罗马帝国损失了近一半人口,再现罗马辉煌的梦想也成为了泡影。当阿拉伯骑兵杀出阿拉伯半岛后,亚欧大陆上再没有谁能阻挡他们征服世界的脚步了。

读得不过瘾,当然要继续催更,留言“期待看到罗马龟甲阵”。我认为,当一个人开始走上属于自己的那条路时,他需要的和在意的将不再是鼓励和夸赞,而是欣赏——欣赏他的品格和取得的成就,因为谁也指点不了谁的人生,每个人的人生都只是一个人的朝圣。

泰国Pan Asia学校代表三人来访,上午的第三、第四两节课时间用来欢迎访客,不上课。偷得浮生半日闲

从中文教室“三近斋”门口经过,瞥到学生B在窗前徘徊。看到我,他小步快跑出来,“豆总,我有事要和你讲。”我说那边走边讲。“……”他面有难色,“那个……就是……能不能先把笔记本电脑给我,因为今天回家要上网课,明天我一早带来给你。”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

“为什么?”

“我在那节课上提醒了两次,请大家把电子产品放进教室外的柜子里或教室门边的桌上。你出去放了手机,回到教室只是合上了桌子下的电脑。你的电脑会在我这,是因为你违反了学堂的电子产品使用条款。”

“可是我需要使用电脑来学习。”

“我帮你暂管电脑,是因为学堂的电子产品使用条款要求我这样做。我们应该维护和遵守这个条款以确保每个人的学习权利都能得到尊重和保障。没有人可以凌驾于规则之上。如果这个时候把电脑给你,那我和你一样也违反了这个条款。所以,请耐心等待,下周一你将重新获得它。”

【观自在·廿七】歪果仁李白以及要整个大的

语文合班。从温习出生于五姓七望太原王氏的王维开始,到“盛唐第一美男子”的他遇见了玉真公主,引出公主的另一个绯闻男友——李白,本周的主题这就开始了。要讲李白,先讲位于现在新疆吐鲁番附近交河城的安西都护府和龟兹、碎叶、疏勒、于阗这安西四镇,因为不论是唐朝还是现在,出生于安西四镇之一碎叶城的李白都是一个“歪果仁”——碎叶城旧址就在今天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附近。李白五岁时,跟随父亲沿河西走廊向东、向南入川,直至24岁,他在四川生活了近20年。24岁那年第一次离开四川开始游历天下,沿长江向东顺流而下时写下了《峨眉山月歌》,离家两年以后,在外思亲写下的才是大多数中国人没上学就会背的《静夜思》。还没讲到大唐的蕃将们,就下课了。周日晚上在“幸福·文学院”工作群里商量李白的主题合班课时间和课时量时,我说李白要合班的话,讲一个星期都不够,所以我就压缩到一节课,讲好多算好多。

学生曾的作业,回答了昨天我提出的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追求财富有错吗?为什么?他的回答是:“追求财富本身并没有错,如果为了追求财富不择手段伤害别人的利益就是错的。”深以为然。本想留言说“删掉‘的利益’3个字就更好了”,但还是觉得再等等,慢慢来,找到下一个机会再深入一步。

第二个问题:急于赶路就是急功近利吗?为什么?”他的回答是:“急于赶路并不代表急功近利,但由于性格急躁而急于赶路是走不远的,我们需要一步一个脚印脚踏实地往前走,这样才可以看到路上的风景、学到很多知识。”这个回答……太标准了,以至于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然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于是我留言:你写“由于性格急躁而急于赶路是走不远的”,在我看来这是你的观点,但你并没有提供更多的依据来支撑这个观点,所以,今天的作业,就是补充依据来支撑你的这个观点。字数不限。

学生沈没来上课,据导师说是生病了。回想昨天上课他状态不佳,可能就已经是身体不舒服了,所以没有完成作业。

午饭后在通道口值班、跳绳,看到学生沈拿着作业本笑嘻嘻走来,翻开本子给我看他的作业,还说欧洲史暂时要停更。我问为什么,他说“要整个大的。”我问多大,他说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什么时候?下午。也不知道是下午开始还是下午给我看成果。结果第二节课时,他拿着作业本来了,“今天更6页或者明天更8页一并给你,你选哪个?”我选8页的,我说。“那你先看作业吧。”

“你还好吗?”

“还好,早上只是头痛。”

“昨天太热,太阳太大,是不是上体育课中暑了?”

“也许吧,不过现在没事了。”

翻开他的作业,一样都没落下,统统补来了。“我很向往古代人的生活,过得很朴素,即使贫穷那也没关系……我得到的最大启发就是,没有人一出生就有很远大的理想和目标。”我留言:“所谓‘远大理想’我觉得是个‘伪命题’,要多远大才算远大?我觉得,一个人,能爱自己,爱家人,能按照自己的所想去生活,这样的人就很了不起。”也许是我层次不够,觉悟太低,我觉得维护世界和平这样的事,就交给复仇者联盟那些超级英雄就好了。在《图兰朵》的作业后留言说,虽然来得有点晚,但老话说得好——好饭不怕晚,这篇文章值得一个“A”。啊~希望没有误人子弟啊!

和赵俊杰老师商量了,大课间和午饭后我值班,下午她值班,因为有家长约了四点到校,想“从老师的角度认识一下自己的孩子并了解一下老师”。

【观自在·廿六】另一种可能

语文课,今天将王维的主题收了尾,明天合班开始李白的新主题。

上周从2班申请转班来的八年级同学林,一周下来融入得不错,渐渐不再拘束,课堂上开始与我有对话,课后会来找我讨论她每天的常规作业“每日一记”小说连载的情节推动,几好的。周末三天的“每日一记”和课题作业,“一次性拿到三个‘A’,你是我上这门课来的第一人。”我在作业后留言。

本周从2班申请转班来的六年级同学白,融入得更快,确切说只花了半节课就进入了课堂,参与互动并能提出问题,几好的。对他每天作业的要求是“多描述,少感慨,一句一句写清楚。”

花卷和同学吴一向是活跃分子,听得认真互动积极,并常常抱怨我讲得太快来不及记笔记,然而她们的教材上密密麻麻都记满了笔记。

六年级的同学张已经和同学林连载创作复线小说《小棉故事》一周了,她在同学林的故事里是第一季的终极BOSS大魔王张一一,在她的故事里,同学林是小棉的守护者。在她们的小说里,同学林的妹妹小棉是一个像噬元兽一样,可以吞下从天而降的陨石的可爱小女孩。没有什么写作比写作者自己要写更棒的。每天读她们的作业,就像在追剧。我只需要做一枚观众就好了——在作业后的留言就像是在写影评。

同学曾最近在课上跟随不佳,不是走神就是瞌睡,在作业本上留言提醒了几次,也请导师了解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在课题作业里,他写“那些急于赶路的商人,他们追求财富急功近利,然而欲速则不达,最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留言:“今天的作业,请回答我两个问题:1、追求财富有错吗?为什么?2、急于赶路就是急功近利吗?为什么?”

被大家称作“地理天才”的同学邹,虽然读和写对他来说是非常大的障碍和挑战,但他将地理当做了图形游戏,什么样的图形和颜色代表什么地形,每一个地点都在图形的某一部分,并在另外一些部分的东南西北方位,以及结合听和交流学习历史——这些地点背后都有什么样的故事,它们之间又是怎样的联系在一起。通过这种方式,他建立起了自己的学习方式和对外界的认知,并长期保持在课堂上的活跃。每当有人回答不上我提出的关于地理的任何问题,他们都会说:“请‘地理天才’来帮我回答吧。”这时候同学邹就会带着得意又腼腆的表情走到地图前开始他的专属环节。

被大家称作“历史天才”的同学沈不知什么原因大半节课都不在状态,还好在下课前两分钟的“飞花令”环节参与了进来。课后交上来的作业里,没有课题作业,也没有每日一记。我留言让他补来,并要求对未按要求完成作业给我一个说明。他拿到作业后,笑嘻嘻来找我,说:“好嘛,我补来嘛。”我想,他或许只是在试探自己是否一直被“看到”被关注到。

本周值日,没有参加飞盘课。下午四点,在从停车场进入校园的通道口值班,两位家长与学生导师第一个六周面谈后准备离开,看到我就断断续续聊了大半个小时。大意似觉得我在学生的六周评语里表达的鼓励和赞赏不够,只是在陈述事实,这可能不利于化解该学生与我之间的隔阂。对前半部分,我接受,以后会更多鼓励;对后半部分,我表示并不知道,也没有感受到有明显的隔阂,于是我们就开始探讨和猜测这个隔阂产生的可能原因。在关于师生关系的探讨里,家长提到学生还是比较看重老师的认可,因为之前在公立学校读书,老师被树立为绝对权威。“可是我觉得学生不需要将老师是否认可看得那么重要,老师不是拿来让学生听从的,而应该是学生对话的对象。老师这里没有标准答案,只有另一种可能——可能我们都是对的,也可能我们都是错的,因为我们不能用别人的错误来证明自己的正确,就像1+1=3这个错误不能证明2+2=6是正确的一样。我常常在课堂上说‘你表达了自己的观点,非常好,虽然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说出自己的观点,表达自己比赢得别人的赞同更重要。’”

这个学期,我仍然不担任任何学生的导师。但从几年前第一次担任导师起,每周都会固定某一天下午至少一个小时的时间,用于与上我课的学生的家长面谈,回答家长关于课程、作业、学生状态、教学思路等等任何关于教学的问题。但,就像学生一样,会主动来提出问题、交流探讨者总是可遇不可求。明天下午四点要见的家长,是这个学期第一位主动想“从老师的角度认识一下自己的孩子并了解一下老师”的家长。期待!

【观自在·廿五】来自未来的信息

后颈火辣辣,昨天徒步安顺铜鼓荡晒伤了,通常两天能恢复。因为服药的副作用有比较强烈的胃肠道反应,原本请假不参加了。但在向宋兴老师确认虽然“路不好走”,但全程只有6公里后,觉得还是能走下来。

昨天原本预报有雨,结果是大太阳。中午抵达徒步目的地是一片只有牛羊没有人,开满牛粪的坝子。吃着幸福食堂准备的香肠糯米饭和苹果,给身边的美玲、葱葱和卷卷讲了一种因眼前这地貌导致的贫困——喀斯特式贫困。一阵风来,刘畅老师说:“微醺”。喝完一碗红茶,在坝子上,和几个男生玩飞盘连续不掉地传盘挑战。

返程前,在一盘牛屎旁看到一张被日晒雨淋褪色的名片。捡起来,是“邱记安顺牛肉粉”的订餐送餐卡,电话号码看不清楚,二维码下面有“扫描加微信”几个小字,估计在这里至少有一周了。这张来自现代社会有着当下便捷联系方式的卡片,出现在这个坡上只有牛羊没有手机信号的山里,一度让我恍惚自己穿越,收到了一份来自未来的信息。把这张卡放进口袋,和在洞里捡到的几块石英石一起,作为这次活动的纪念品带回家。

回程,在半山休息等后面的小伙伴们跟上来,可能因为太热,美玲的耳洞有点发炎了。

刘畅老师问:“豆总的耳洞什么时候打的?”

“像她们这么大的时候”,我指着昕彤和美美说:“30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是一个不良少年。”

“刘畅他说我们打了耳洞,都不完整了。”美美说。

我说:“可是,没有谁的人生是完整的啊!每个人的人生碎片越多,不就是更能反射更多五彩斑斓的阳光让人生变得更丰富吗?”

“嗯,有道理。”

今早在孔学堂参加了飞花令比赛。“今天的飞花令混战,我们全军覆没在第一关。”中午我在微信群里说。帅老师问:“参加的人都这么厉害吗?”

“不是。”我说:“临时现场调整了比赛规则”。并且,我们以为看图猜诗的图应该是国画风格才对,没想到是辣眼睛的低幼风格。“所以还是我们弱了。因为就算是这样,也有人一路过关斩将。”发出这两句话,突然发现自己不够坦诚,是在辩解,找借口,于是又发“嗯,这个问题应该是一个肯定的回答:是的,其他参加的人都很厉害。”

比赛没有影响到我们,花卷和同学一起乘地铁去了亨特城市广场玩,我们回家洗衣服、喝茶。

【观自在·廿四】与X君的对话:游学和领导力

打乒乓球时,学生X君来到我的面前,“豆总有空吗?我想和你聊聊。”我说好啊。坐在台阶上,她说了游学给她带来的困扰,想听听我的建议。

“我明白了,在游学这件事上,有的发起人是单兵作战能力非常强的特种兵,有的是综合能力还不错的将军,而你的困扰来自你是一名被迫做了将军的特种兵。游学要求大家跨年级组队,作为发起人的你就必须面对成员能力参差不齐和态度各异这个现实问题。这个时候,考验的就是你的团队管理能力。首先,成员的加入方式是什么?”

“我有发起招募和面试。”X君说。

“招募和面试就是准入机制,那就应该有退出机制。退出机制不是惩罚,而应是一个大家商定的自然后果,就像开关按下去灯就会亮起来这么简单,这就是规则。规则就是你们游学组内约束每个人的法律。你不能在一个团队中指望靠道德来团结所有人去达成目标,因为道德只能用来律己,规则才能律人。”

“那我现在还面临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就是有的成员他不参加团队的讨论,也不接受任务,更不去完成,因为他觉得只要是在一个游学组里,就算什么都不做也是能够去游学的。这就导致这个游学组虽然看起来人不少,但根据分工每个人要完成的任务都不能完成,最后还是我一个人在做。这让我感觉很累,很痛苦,这样的游学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你知道为什么我一定要邀请学生沈加入吗?交给他的任务不但能完成,而且非常有学术性,他就是那种你能放心托付的可靠的人。”

“他哦,还给我布置作业来的刚完成了他的安息帝国作业。不过我也给他准备了彩蛋,关于‘图兰朵’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哈哈。我这个学期没上游学课,所以不清楚你们现在的规则是什么。但我们前面已经讨论了要有退出机制这个自然后果。有后果就要有KPI。KPI的设置是在大家达成共识的基础上,督促团队中的每个人在限定的时间内完成指定的任务,共同推动项目的进展,从而实现‘游学’的共同目标。‘去游学’就是大家的共识和目标。要达成大目标,就要将任务分解到每一个人头上,用目标管理的方法,准确告知每一个成员他领到的任务要求、完成标准和截止时间,并明确时间三分之一、一半和截止前一天三个任务进度通报时间节点。每个成员的任务难度是根据他的实际能力设置的。你要在每一个时间节点清晰、准确知道任务是否完成匹配的程度。”

“你和沈真的是已经进入可以开展学术对话的程度了。可是我还面临团队里有人摆烂、不参加、不配合,我要怎么办啊!?”

“当你发现有人不参加、不配合、不沟通、不完成,你需要和他沟通,了解是能力问题——任务的设置超出了他的能力而无法完成,还是态度问题。”

“如果是能力问题呢?”

“每个人都有能力不足的时候。作为领导者,你第一需要调整任务的难度和要求,以匹配他的能力,并借任务提升他的能力;第二需要将他不能完成的那部分任务内容拆分给其他还有余力的成员。”

“如果其他人都没办法承担这部分突然多出来的任务呢?”

“别忘了,你不但是这个项目的领导者,你还是团队里单兵作战能力最强的特种兵。一个团队的领导者,就是那个遇强愈强的人。这,就是所谓领导力——担当、沟通、协调、判断、整合。”

“如果他是态度问题呢?”

“启动退出机制,然后反思你对准入机制的把控。”

“那离开游学组的那些人如果不能去游学怎么办?”

“那不是你现阶段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事。这超出了你的能力和责任范围。”

“谁来面对和解决呢?”

“游学课老师。”

“好。我明白了。”

【观自在·廿三】学生沈布置给我的作业

明天是中学部师生每月一次的户外活动日,不上室内课。原计划今天讲完唐人五十家之五:王维,但没达成。下课前五分钟,即将开始最后一首《积雨辋川庄作》时,学生吴提议放到下个星期收尾,理由是匆匆忙忙,既讲不深,也讲不透,“你不是一直强调‘慢慢来会比较快’吗,那我们就慢慢来吧。”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好有道理。我说好嘛,大家投票。投票结果就是下周一来收尾。

学生沈没有背出诗来,心有不甘的他竟然给我布置了作业——豆总给我讲讲帕提亚帝国吧——又来!好吧,我还没去查资料,讲不了。“那你去准备一下吧”,他说。“好的,收到。”我查了资料,在他的作业本上认真写下了这个学期的第一份学生布置给我的历史作业,并在作业后面留了一个彩蛋——

关于安息帝国

安息帝国,又名阿萨息斯王朝或帕提亚帝国,由阿尔撒息建于公元前247年。安息帝国位于“丝绸之路”上这个地理位置,不但使它成为了亚欧大陆上,连接地中海世界的罗马帝国和黄河流域汉朝的贸易中心,也促进并吸纳了包括波斯文化、希腊文化及其他地区文化的艺术、建筑、宗教信仰的融合和传播。全盛时期的安息帝国疆域西达小亚细亚东南的幼发拉底河,东抵阿姆河,成为当时与汉朝、罗马、贵霜帝国并列的亚欧四大强国。224年,被内部斗争和长期与罗马的战事严重削弱了国力的安息帝国被萨珊王朝取代。

★阿姆河是中亚流量最大的河流。在古代,这条河被认为是大伊朗和图兰之间的边界。“图兰”让我想到了“图兰朵”,能否在下周的历史课上用10分钟介绍一下“图兰朵”?用500—1000字介绍也行。

拿到了作业本的学生沈马上来找我,问是不是歌剧《图兰朵》,我说我对“图兰朵”不了解,所以期待你的介绍。他一副“我早已看穿一切”的表情笑嘻嘻说:“500字是吧,我写。”

【观自在·廿二】循指见月

语文课,本周第三节合班大课。昨晚学部负责人帅老师值守晚自习时看到学生吴记在教材上的语文笔记,觉得今天的课一定会有趣,于是来听课。

开始我先请学生用不超过三句话表达自己对“毕达哥拉斯树”的理解。多数学生说不清楚,“我大概知道,但就是讲不清楚”他们说。

我说:“你们知不知道毕达哥拉斯,不重要;你们知不知道毕达哥拉斯树,也不重要;你们知不知道a²+b²=c²更是一点都不重要。不重要不是因为这是语文课而毕达哥拉斯是数学家和哲学家,也不是因为这个作业其实是一个数学问题。我认为作为一门语言文字综合课程的课程目标不在于你记住多少知识点,而在于你如何掌握一种语言和文字,并运用它表达和向别人传递出你的思想和感受,实现沟通和交流。这种训练的目的不是训练本身,就像学习知识的目的不是知识本身,并且一个人掌握的知识多寡与是否拥有智慧并无直接的联系,因为知识只是指向智慧的那根手指而不是智慧,这就是禅宗的公案‘循指见月’。知识可以传授,智慧只能靠启发。”于是,一节课的大部分时间就在围绕“指”与“月”展开。三分之一的学生听得津津有味,三分之一的学生云里雾里,三分之一的学生昏昏欲睡。“豆哥,这节课他们好像都听不太懂。”课后帅老师对我说。“没关系,就是埋下一粒种子。发不发芽,什么时候发芽,就看机缘了。”

课后学生沈拉着我在地图前继续讨论匈奴的分裂和北匈奴西迁直接导致欧洲史的转向,上课铃声响起还不愿意离开。我给他建议,这个六周的主题是“世界如何运转”,可以从历史的角度呈现一个事件是如何在整个人类世界引起一连串的变化,这些变化又是如何互相影响发生新的变化的。“我个人认为,对你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六周展示了。”我说。“嗯,我考虑一下。”他说。

午饭后,花卷在乒乓球桌旁找到我,说黄老师找她聊了上周旷课的事。花卷翻开《学生手册》找到相关条款,证明自己并没有旷课。于是黄老师承诺将考勤的两节旷课改为请假。

下午一天的最后一节课——体育课前15分钟里,学生沈拿着他每天的欧洲史读书笔记来找我,“豆总,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好啊,来!”“是哪里的人最早使用战车?”“骑兵和战车最终走向了怎样相似又不同的发展方向?”“波斯又被称作什么?”一连串问题抛过来,“哟呵,原来是来考我的哟!哈哈哈……”
“我的读书笔记你天天催更,我也要来考考你看你有没有认真读。”

“好!好!!好!!!放马过来!”每个学生每天的作业,我都是认真阅读并留言,所以只有最后一个关于安息,即帕提亚帝国的问题没有答上来,“对不起,这个我了解不多,确实不知道”。学生沈对我的表现基本满意,笑嘻嘻去上体育课。

【观自在·廿一】世界在哪里

语文连续两天合班课,因为这周的主题要讲王维,需要铺垫的内容很多。从610年,隋大业六年开始,在桌上的地球仪、一侧墙上巨大的世界地图、中国地图和另一侧墙上的黑板间游走,地图比例尺不够呈现不了的,就在黑板上手绘局部地图,“要胸怀世界,可你得先知道‘世界’在哪里”,我说。学生们就跟着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和毕达哥拉斯所在的希腊开始一路向东——拜占庭——君士坦丁堡——东罗马帝国——天主教、新教和东正教——伊斯坦布尔——安拉的最后一位先知默罕默德——什叶派和逊尼派——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两国共同的首都耶路撒冷——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源头犹太教——巴以冲突——净土宗与儒家的冲突——儒化的佛教禅宗,课后作业是“毕达哥拉斯树”。看来明天还要合班上,还讲不完也要强行收尾。

中国史1班,从列黄帝、颛顼、帝喾、尧、舜五帝到大禹的“家谱”,谈儒家美化的圣王让贤的“禅让”骗局。课前熊猫老师说,只用1个六周就从语文2班转到了3班的学生林,现在还在历史1班,本周虽然才开始两天,但她已经多次提出中国史也想到2班。下课后单独和学生林聊了几句,以她这六周的状态,中国史完全可以到2班,如果愿意,可以向导师提出书面申请,我们在会议上讨论。她很开心。

中国史2班,未做任何引导,让学生一一发表对杨朱“虽拔一毛以利天下不为也”这一观点的看法。竟然没有人觉得杨朱是“自私”的。相反,大家认为,作为一个人,他/她的私有财产包括自己都是属于自己的,独立的,不应以任何理由,包括来自道德层面的,要求别人作出任何其本人不愿意的付出和牺牲,不论这种付出和牺牲是否对其他或更多人有利的。这已经与个人实质上是自己人身或能力的所有权人,对社会无所亏欠,不被视为道德整体或社会整体的一部分,而是作为所有者存在的“占有性的个人主义”非常接近了。我完全不担心这样的启蒙可能会导致以自我为中心的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因为在语文课(其实是文史地综合课程)里已经融入了个体与群体、个人与国家与世界的独立共生内容和人文基础。这节课下来,欣喜。我历来的态度和经验是,课不要备满,时间不要排满,留点时间来“飞”来发散,总能收获惊喜——虽然有时候一节课的大半时间都是在发散。

体育课,宋老师和周老师都不在,刘畅老师代课,加上颜校长和熊猫老师,师生分成三队,先输两盘的队换下,算是“飞”满一个小时的大场飞盘,我直接助攻得分两盘。感觉奔跑速度和体力都略有提高。

晚上看完《沙丘2》,节奏较第一部拖沓。

【观自在·廿】药不能停

凌晨一点半,几声雷炸过后,冰雹砸在后院地上弹起来,打得玻璃门噼啪响,像身处一战场的核心。花卷吓得跑来找我抱抱。半小时,雨渐渐小,迷迷糊糊刚睡着就被痛醒,起来吃了药,继续昏昏沉沉睡。早上起来,不清爽,药也只够一星期的量,而一个疗程要4—8周。进城买药,顺便去也闲逛逛。

无常。什么时候生病和发病,无常;一直吃了有效的药,说没就没了,买不到了,无常。医学院里开不到这种药,急诊医生让假期后挂专科门诊换药;科开药房的库存里没有这种药,微信请家里楼下常去的那家药店帮忙订一个疗程的量,回复说“进药平台上都搜不到这个药”。药不能停。还好太座一向聪明,从网上在其它省买到了。

离开身体药店,去思想的药店——也闲书局闲逛,购书六种。

《有未来的倒影:戴潍娜、杨庆祥、严彬 三人诗选》,这三个人从来就没有听说过,买这本诗集,一是突然想读一点诗,因为如果不能从现实中活出一点点诗意,那生活就堪比地狱;二是相信出版社的水准——这几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书都还不错。

郑也夫签名本《五代九章》,“宦官是帝制肌体上的毒瘤。中国两千余年中,对宦官的讨伐史不绝书。但讨伐聚焦于宦官,统统无涉皇权。这种讨伐在相当程度上是一种歧视。通过歧视,讨伐者们在心理上抬高了自己,麻痹了自己,漠视了自己其实也在帝国的驯化与奴役的连续谱中。”好书。

[英] 威廉·G.比斯利《明治维新》,费正清东亚研究奖获奖学术性著作。明治维新是革命吗?什么是革命,作者定义为:有公开的社会目标。但维新初期并未对大众公开,因而作者认为明治维新是社会变革。

[奥]让·埃默里《罪与罚的彼岸:一个被施暴者的克难尝试》。买这本书,是因为正在读他的《变老的哲学:反抗与放弃》,觉得写得真好,于是就像找作者的其他书来读。

《上海书评选萃:流言时代的赛先生》,《东方早报·上海书评》精选集一种。因为枕边书是这个系列的另一本《上海书评选萃:穿透历史》,为其中学者的观点折服,于是要搜齐这套十几年前的精选集,可惜也闲只有一种。

[法]热拉尔丁·施瓦茨《失忆症患者》,也闲书局的局座秋蚂蚱专门为这本书写了一篇文章发公众号荐书,我喜欢也闲书局首先是因为相信局座秋蚂蚱的良知和眼光,基本上他郑重推荐的书,不管看不看得懂,我都会买——现在看不懂,等以后能看懂时就不一定还买得到了——给花卷的那句话:读到好思想,才能看见坏人间

书于我,不是毛姆所说的避难所,而是药。要活着,药就不能停。

【观自在·十九】读到好思想,看见坏人间

100座博物馆

清明假期第一天,因为二娃一起床就吵着要去博物馆看恐龙,一家四口就又去了省地质博物馆。对二娃来说,又看到了恐龙,开心。对大娃来说,和老爸兼文史地老师手挽手逛博物馆既添新知又买到了喜欢的文创品,并喜提又一枚博物馆纪念章,距离我们收集100个博物馆的100枚纪念章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也开心。我觉得,新学期第一次历史和地理课的课堂就应该是在省博物馆和省地质博物馆,让学生看了博物馆后随机抽取三道老师事先准备好的关于馆中藏品的问题回答,答不上来就再回头去寻找答案。

六周评语

大前天(周一)就完成了语文3班学生的语文和中国史成绩统计和评语,大家进步都很明显。评语除了总结各位的六周表现,末了还一人有一句话,算是总结和期许——

学生吴的是:期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并好好上好数学、物理、化学课——因为最好的思考往往在不同的理念、领域和专业发生碰撞时出现

学生沈的是:望继续按照自己的兴趣和节奏,保持独立思考,不疾不徐走在自己选择的道路,激发自己的想象力,由此实现独特的自我

学生曾的是:期待在新一个六周里,自信一点,再自信一点;勇敢一点,再勇敢一点!

学生张的是:期待新一个六周里,在继续巩固学科基础之上,把思考作为家常便饭,享受知性冒险,这一定会带来更加意想不到的收获和成长——因为大部分知识都可以在网络上搜索到,没有必要占用脑资源来记忆。真正难以做到的,是学会用批判的眼光来阅读、分析、陈述自己的想法

给花卷的一句话是: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去挑战自己,并在最大程度上将阅读与自己生活的世界进行联系,去成为自己、成就自己,因为只有读到好思想,才能看见坏人间

恰好不在场

昨天六周展,上午作为幼儿家长在幼儿园参加二娃的活动,花卷为了让我能够参加她的六周演讲,向老师申请调整顺序到下午,这样我就不会错过两个娃的展示。青春期的女儿长大了,贴心了。

谁知,结束幼儿园的活动回到中学部吃午饭时,就有师生告诉我,上午有一位平时就敢言的学生在自己的六周演讲里,质问学部负责人黄老师,这个学期的地理课为什么要调整,据说还当众说了“不知道现在的地理课在讲什么”以及“让豆总继续上地理课”类似的话。我第一感觉是学生有自由表达的权利,但这样的表达实在是让大家都难堪。已经发生了,只能暗自庆幸自己恰好不在场,否则真是难以自处,哭笑不得。

昨天花卷问,如果后续都没有生物老师来上课怎么办。我说那我就来给你上生物课。她说你行不行啊老爸,生物还是很难的。我说中学的生物而已嘛,大不了我开个挂,单独把你的文史地生一锅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