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吐”不快

读何兆武《上班记》,想起前几天收到的新版《小学部家长手册》里,有几条颇为有趣。其中有趣到让我印象深刻不“吐”不快的是一条小学生着装要求:

上衣不穿吊带背心或露脐装,下身不穿超短裤,短裤应该过膝。不染发、不化妆、不戴夸张的首饰。

这条要求的有趣之处,首先是它只出现在《家长手册》里,而不是同时出现在家长和学生的两本手册中。也就是说,学生的着装要求家长需要知道,而学生只是被告知的对象,而不是让他们明确知道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所以,当学生的着装要求不符合学校要求时,学生只能,也只能无辜地面对相应自然后果(如果有的话),原因只是:“爸爸妈妈和老师并没有告诉我这样不行。”

第二个有趣之处在于“不穿超短裤,短裤应该过膝”。且不说“超短裤”如何界定,以及是否必要拿一把尺子去量一量学生的裤子长度,过膝的短裤只能是七分裤了,就连NBA的运动短裤也没有过膝。

第三个有趣之处在于,特别针对了“超短裤”而对超短裙网开一面。超短裤不可以,超短裙没说不可以。什么样的裙子是超短裙呢?JK算不算超短裙?

第四个有趣之处在于“不戴夸张的首饰”。公文里忌用形容词,因为形容词的修饰功让公文的表述变得似是而非含糊不清。例如多“夸张”算“夸张”呢?花卷的钥匙链一直都是各种108佛珠,材质有菩提根、星月菩提、青金石、六道木、凤眼菩提和绿檀的,现在这串是象牙果的。甚至有的时候她整天脖子上都挂着两串佛珠。这在我和她看来很正常,但别人看来可能“非常夸张”,这算不算“夸张”呢?不过还好,脖子上挂珠子只是“佩”不是“戴”,不在此禁之列。

第五个有趣之处在于,要求学生“不穿超短裤,短裤应该过膝”的原因是“为了让我们的学校保有一个积极向上的学习环境。”难道短裤长度在膝盖以上就会导致学校的学习环境不积极向上?“一见短袖子,立刻想到白臂膊,立刻想到全裸体,立刻想到生殖器,立刻想到性交,立刻想到杂交,立刻想到私生子,中国人的想像惟在这一层能够如此跃进。”我觉得鲁迅《而已集》里《小杂感》一文中这句话说的就是我这样的人。

能把一条仅仅38个字的着装要求写得如此耐人寻味,殊为不易。

晚上遛娃,遇到邻居王六一先生。相谈甚欢,因为所谈及内容皆感苦闷。天色渐晚,要带娃回家洗漱睡觉时,王老先生让我等等,上楼回家拿了两本书下来,一本送我,一本送花卷。我抱着娃和书回家,找一支笔又抱着书跑出去,请他在两本书上签了名,欢喜回家。

花卷得到的是《流金岁月:百年中国动画学派的辉煌论坛(特展)学术纪念文集》,书名页题签“花卷小朋友惠存/王六一/2022.6.25”。我得到的是王老先生编写的《我的母亲:李智华诞辰100年》纪念文集,书名页题签“黎明兄惠存/王六一/2022.6.25”。王老先生年长我三十岁,言谈举止,儒雅、谦虚得不得了。